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陈的空酒桶

熊猫人的逆袭

 
 
 

日志

 
 
关于我

随意转载,转载注名即可,另外转完不要忘了说作者高大威猛勤劳踏实,还没有女朋友。 千万不要说什么人生的负犬,这个我不承认的。

网易考拉推荐

文艺青年的倒掉  

2009-11-11 04:29:33|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疼睡不着闲着没事码字玩)

第一次接触到文艺这个词正值我小学三年级下半学期的期中考试后,那次考试我的数学成绩终于跌破60大关,如同中国男足般处于惯性阳痿状态。老师也很着急,因为以我为代表的少数几个对数学完全没有概念的同学直接导致了数学老师的奖金再一次比语文老师低了许多,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不能容忍的,更何况当时他还和语文老师在热恋之中。

这位数学老师为了能让自己的奖金重振雄风,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地想将以我为代表的几个对数学完全没有概念的同学送到其他班级去。在期中考试后,数学老师里人格爆发了,他怂恿了校长先生,领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同志冲进了各个班级,强行为我们进行智商测试。

这群白大褂我一眼就认出来就是总来学校往我们嘴里塞白色不明护牙泡沫的那些个据说是护牙专家的群体。现在想起来,小学时几十个萝莉正太齐刷刷地坐在教室里口吐白沫,真是蔚为壮观。白大褂们自称是教育机构的专家,专门研究人类的智商和情商,这次来是专门为我们测试智商的。有几个和我一样眼尖的小朋友说叔叔今天不会在我们嘴里放奇怪的东西吗?为首一个白大褂很不耐烦地甩了甩手,清咳数声,叫道:“1号!”

通过大清理,数学成绩在80分以下的小朋友纷纷出列,被诊断为低智商人群,不过我并不难过,因为他们之中有很多我的好朋友。真正让我难过的是,我与一位不幸罹患脑膜炎的小朋友的智商相差无几,都是80多的水准,导致了同样被诊断为低智商人群的小朋友们也开始嘲笑我。白大褂也乘胜追击,说小朋友你的头型长得很奇怪,你的头是三角形的。这句话对我的影响不言而喻,在之后的十多年中,我不断努力着,终于长成了现在的圆脸,我非常想找出当年那个白大褂,对他进行体罚后告诉他,老子的头颅是圆的。

数学老师对测试结果很满意,一脸忧国忧民忧股票地对校长先生说:“校长你看,现在是素质教育的时代,我们要因材施教,我提议把学生分成一班、二班和三班,我辛苦一点,带一班和二班,三班就给X老师(他女朋友)带,你看如何。”看校长面有疑色,数学老师又大拍马屁,讲述了一番猛药温药各有特色的道理,最后对着教室里的我们道:“小朋友你们说好不好呀?”小学生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祖国花朵,听到老师这么说都条件反射地说好,于是一群低智商单位被合并成了三班。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除了读书成绩不怎么样,人还是挺聪明的,现在连当初一起斗拐子弹珠子的朋友都嘲笑我是脑膜炎了,我自然是非常的压抑,就如同听到刘亦菲是变性人那样的崩溃。我有一个宽容的父亲,他并没有因为我期中考试的红灯而责骂我,反而为了智商的事还经常鼓励我,直到有一天,父亲拿着一本脑筋急转弯来考我,我回答完后,父亲说你看你反应不是挺快么,然后便开始翻书的尾页与我对答案。我看他想看答案,也就随口说道:“爸你不是吧,不会这么笨吧,这个也不知道?”

那天我从父亲的眼里看到了很多复杂的东西,父亲之后的几个礼拜都没再主动和我说过话,直到我小学毕业或更晚才了解到,那个问题父亲他是真的不知道。

挫折不能影响父亲的爱,父亲觉得与我无法沟通后找到了我的班主任,也就是数学老师的女朋友,我的语文老师X老师(抱歉……忘了名字……),X老师之后就找我谈了话。当时她温柔地抚着我的头说,小天,智商这个东西,只是一个数字,你不应该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路要走,我们智商不高,我们数学差,那我们可以搞文艺啊!

那天,我正是小学三年级,还没有想到万一搞文艺不成却被文艺搞了怎么办,只觉得那时的X老师散发着一种神性的光芒,那光芒是如此耀眼,让我忘却了她的塌鼻梁和小雀斑,一跃成为我的暗恋对象,直到初中遇到某个女同学后。那位和我智商相若的脑膜炎朋友,长大后没有投身文艺界,却做了小生意发了财,让我在欣慰的同时泪流满面。

我在初中暗恋着一个姑娘,一个非常优秀的姑娘。我在暗恋方面的天分很高,被我暗恋的姑娘一般很难感觉出我心中的热情,直到大学毕业了初中同学聚会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向她表白,她都认为我在和她开玩笑,说我一直很不喜欢她。我觉得不可思议,拉着曾经的同班同学们说你们帮我说些好话啊,同学们笑着说,小天差不多行了,别开人家玩笑了。于是我也挠了挠头,大笑几声,好吧,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

如果不是这个姑娘,我可能知道韩寒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车手了。这位姑娘异常暗恋韩寒,不过她暗恋的方式就大不如我了,基本上除了韩寒不知道,她周围的人都知道她暗恋韩寒这个事实了。

长大后倒回来看看小时候的自己会觉得脸红,初中时,韩寒拐卖了一水不要读书的屁孩子。造反有理,读书无用,日日喊口号,天天有文革。那时候不做作业的时候拖上韩寒的大名,腰板也能硬上几分,递上飘红的成绩册的时候拖上韩寒的大名,顿时觉得自己在为了革命奋不顾身。当然板子还是要挨的,往往还会伴上父亲的怒吼:韩你马隔壁!

挨板子那是活该,虽然口口声声走自己的路,但事实上大部分孩子还是只有读书这一条路可走。小部分发现有小路歪路蓝蓝路的孩子也因为走得步步荆棘而回到了读书的大路上。捣鼓文学需要大量的时间,而且未必能够得到收益,我知道有一位老资格的文学中年废狗老师至今还在以啃老与生产待销二手自行车为生。而捣鼓艺术的代价则更大,在那个上海房价只有2000多的年代你一屁孩要买套几千的绘图用具或者一件几万的乐器,家长绝对一巴掌把你扇回现实。不得不说那时候的家长真的是有头脑,现在的家长一头热,小孩话还说不利索就报了七八十个兴趣班,过去的家长没那么盲目,他们清晰地认识到培养一个孩子还不如培养一支股票。

如我这般不愿走大路又找不到小路的少年,便开始寻找自己的路。这句话说的很浪漫,其实质就是沉迷于游戏和动画,毕竟说自己将来想要走制作动画或者制作游戏之路总比说我要走自己的斗拐子王者之路弹珠子至尊之路要大气得多。也算不上先知,应该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若干年后游戏和动画真的成了能够赚大钱的朝阳产业,不过当初那些个走自己路的少年朋友大抵都因为学历问题掉进了坑里。

让我诧异的是,我暗恋的那位姑娘,却没有受到她梦中情人的蛊惑,依旧一板一眼考取了重点高中。后来我在校友录中看到她留言“你我不是同一路的人,只盼未来有缘相望,那时我将更加坚强,不会再让泪轻易流下。”云云,顿时豁然开朗,我十有八九她是看郭小四了。

看完她的留言,心中说不出的别扭,反复整理了几遍才明白,她说的,或许也正是我想对她说的吧。

革命的后遗症显而易见,差校差班差师差生,几个原先和我同班立志走自己路的初中同学考入高中后依然和我同班。我还记得有一个坚定的革命分子叫做张时丰,此君开学一周就更改了自己的名字,在学校中引起小范围的波澜。改名后张时丰变成了张时锋,整天带着一本《相学》之乎者也,说自己命里欠金,若不改名,轻则头痛脑热,重则仗义疏财,后患无穷,不得不改。这番言论影响力颇大,因为张时锋改名后真的有了很多金,“命中不欠金,手中不缺金”也成了一时名言。于是同班一位名为刘晶的女同学只能被迫对他非常反感,每每张时锋捧出《相学》,清嗓待唱之时,刘晶总要出言讥讽,捣乱一番。偏偏张时锋很是善辩,旁征博引,八面威风。刘晶口才不佳,但识时务,与张时锋对掐又说他不过,便跑去教导处说同班张时锋传播迷信调戏女性依律当斩。那会似乎仍在严打轮子功时期,教导处主任不明真相,敏感非常,率三名膀大腰圆的体育老师赶来,剿灭了以张时锋为首的迷信组织,生擒组织首领张时锋。

经过教导处思想教育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时锋的手中有时是《读者》,有时是《知音》,有时候是《人之初》,总之再也没出现过《相学》。是金子总会发光,短暂的沉寂后,不甘寂寞的张时锋开始建立文学社。

在高中,学生社团不似大学那么自由,学生社团都是需要经过学校审批后才能进行活动的,这个审批其实也可以去掉,因为它只是一个虚构的环节,真相是学校自己一拍脑袋想到什么社团,学生才能参加这个社团并使用社团资源,而我们学校很有可能是一下拍坏了,不敢再拍了,所以只有一个社团,叫做图书社,社团的内容是方便学生借阅那些经过严格和谐的书籍。

显然,哪怕是一个品学兼优的明日之星都未必能申请到的社团名额,一个有前科的惯犯是不可能申请到的,也就是说,张时锋的文学社是一个典型的非法组织。文学社在一年之中进行了大幅度的扩充,直到最后,社内写文章的,拉二胡的,吹喇叭的,掰手腕的,打麻将的,研究黑暗料理的应有尽有,活脱一老年活动室的景象。张时锋那时踌躇满志,找来社内一个写毛笔的,疾书五字:野草文艺社。

作为骨干社员,我对野草文艺社的称呼很不自信,我说社长,我们就一老年活动室,关文艺有屁事了。张时锋不以为意,语重心长地说:“陈公,不要妄自菲薄,为何我社就搞不得文艺?我社人才济济,英雄辈出,这文艺还不是手到擒来。”听他这么自信,仿佛真有些道道,我便问道:“你知道文艺是甚嘛东西麽你就手到擒来?”张时锋听罢双手扣在背上,原地转了半圈,以45°面向天空,说道:“文艺么,不就是装逼么。”说罢又转了半圈,踱了几步续道:“比如称呼,我叫你原名,这便俗了,叫你陈公,是否显得我儒雅有识,多才多财?这便是最初等的装逼。众所周知,我社是一个地下组织,这样的称呼既方便,亦便于隐藏,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社还可以再战10年。”说罢,张时锋走到几位社团骨干成员面前一一作揖,一边作揖,一边招呼道:“陈公你好……李公你好……孙公你好……吴公你好……”吴公瞥了张时锋一眼,也做了个揖道:“张郎,你也好。”

这陈公的称呼我过了很久才能适应,最初的时候叫得频繁,副作用甚大。某次入梦,听到窗外有人大喊“厂公快走,弟兄们并肩子上啊!”顿时被惊醒,往裆下一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虚惊一场。

野草文艺社真正的文艺活动之持续了不到三周,张时锋因为不满足于在内部装逼而制定了全校装逼计划最终装成了傻逼。那是张时锋晚上梦到的点子,于是历时一周的忙碌后野草文艺社第一份成人刊物出现了。张时锋调用了全社之力,黄文黄图一应俱全,熟女萝莉保罗万象,还随刊附赠了网址小贴士,上面记录了张时锋平时辛苦积累的动作片站点。首刊采取的是赠送活动,制作完由社员分发到各班级成绩最差的男生手中,并告知我刊为周刊,下周请于星期X于XX点XX分到顶楼实验室购买。第二周刊物被疯抢,继而引发争斗,最终引起了校方的注意,教导处主任再次率三名膀大腰圆的体育老师赶来,剿灭了以张时锋为首的淫秽组织,生擒组织首领张时锋。而野草文艺社再次回到老年活动室状态。

有幸观看了60周年国庆大片《建国大业》,看到片中“润公”,“任公”地称呼,又勾起了高中时的记忆。在通讯录中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张时锋的电话,电话那头冷冷地说:“喂,您好,哪位?”我说张公是我,最近可好?《建国大业》可看?张时锋在那头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陈公你好,我搞了个工作室,给人做美术设计。”

“哦!那你还真是文艺圈的人那?”

“去他妈的文艺吧。”张时锋骂道,“混口饭吃。”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