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陈的空酒桶

熊猫人的逆袭

 
 
 

日志

 
 
关于我

随意转载,转载注名即可,另外转完不要忘了说作者高大威猛勤劳踏实,还没有女朋友。 千万不要说什么人生的负犬,这个我不承认的。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8-05 22:13:00|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应该算游戏还是……战 - 陳小天 - 陳小天的博客
我玩网游的起点很高,玩的第一款网游就是3D的,如果MUD不算的话。还记得那款游戏叫《精灵》,画面虽然简陋,但是在当时看来,那是相当的高端。所以作为一个提前进入3D时代的人,我对那些沉迷2D之辈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其中就有张S。

张S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不过很神奇的是我们是在网吧认识的。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上课喜欢闭目沉思的缘故,不过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张S一般只在网吧出现。

张S玩的就是那款号称拥有6个职业之多的梦幻网游《传奇》,玩得茶饭不思,天天翘课蹲网吧,可惜那时候还没有杨永信,他老爹只能自己动手。事实证明杨永信是成功的,因为张S的老爹始终没能阻止张S,当老爹放弃对张S的教育时,张S已经拿着极品裁决成了红名老大。

我们在网吧相逢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彼此是同班同学,那时我已经开始接触了《精灵》,看着《传奇》那僵尸般的动作和屎一样的特效,我对张S进行了惨无人道的 嘲讽。但是张S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吐了句“这游戏能PK么?”便让我陷入沉思,最后强作镇定地回答“急什么,以后会开的!”

很久以后,《精灵》果真开了PK模式,不过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精灵》开了PK模式后没多久就倒闭了。

我对《传奇》恶劣印象的改观在一次通宵活动上,当时张S告诉了我他们服务器的一件事,这件事只有5个字——“狗书换初夜”。听到这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他娘的3D,然后轰轰烈烈地投入到伟大的《传奇》事业中去了。

既没有“我在蜈蚣洞碰到个妹子”的浪漫故事,也没有“屠龙在手天下我有”的快意恩仇,时间就这么慢慢流淌。和电脑的更新换代一样,渐渐地,狗书换初夜变成了狗书换一夜,等我拥有狗书的时候狗书变成只能用作赠送友人的道具了。曾经的梦想轰然倒塌,我一怒之下练了个道士。

对于张S能考进大学这个事,张S他爹一直挂在口上,逢人就说自个儿子是个天才,不用上学也能考大学,为此给张S买了台万元电脑作为奖励。张S的大学和我离 得不远,租的房子更是在我隔壁,但是整整大一一年我在Q上见他的次数还是比见真人机会多。有了万元机后的张S显得意气风发,为了让万元机物尽其用,张S准 备换个高端点的游戏玩,于是在某一天,张S来忽悠我问我玩不玩WOW。

“你SC玩过不?就是星际啊!魔兽争霸玩过不?大菠萝玩过不?它们都是暴雪出的,你说你能不完WOW不?”有了万元机的张S已经脱去了当初玩《传奇》的民 工本色,周身笼罩着液内人士的光环,满口专业术语。那时我十足是个土鳖,什么暴雪玻璃渣根本听都没听过。不过星际和魔兽争霸都玩过,的确很不错,人都好个 面子,便冒充职业玩家打哈哈:“哦,暴雪啊,这游戏我早听说了,总算出了啊。”

多年以后,很多人都说我是个暴雪青,其实我不是,我只是对暴雪了解得太少,我想,如果不了解,夸它总是没错的。

作为一个曾经手持裁决的红名老大,张S建立了一个兽人战士,宣告了张S多灾多难的WOW拉开帷幕。一直在我面前以液内人士出现的张S经过一段长期压抑的战 士生涯后变得相当暴躁,有几次出去买饭时碰到张S时张S都在跟我讲一个战士的微操是多么的重要,然后买完饭回去后和我插旗决斗被我打到跪地,尽管张S努力 地贯彻着自己的微操,但是面对被和谐前的风怒完全操不赢。恩,没错,公测时期我是个萨满。

《传奇》和WOW中张S地位强烈的反差带来的歇斯底里终于在一次败给一个联盟法师后激发了。那时我正在他房间里找黄碟,顺便观赏张S战士那强大的操作,很 不凑巧的,正看到张S被一坨脸盆大的火球打到扑街。张S的脸色顿时铁青,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解释什么。我见他这么尴尬,就扭过头去当没看到,继续翻箱倒柜找 黄碟。找了约莫有十来分钟,抬头看了眼张S,只见又是一个脸盆大的火球射在了张S的脸上,张S连句FOR THE HORDE都没说出来就躺在了地上。张S跑尸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仿佛喷射的红音,我看他气得厉害,便恭维他电脑配置真棒,灵魂状态的效果真是好,不愧是 万元机云云。

“去他妈个逼,战士怎么这么弱,妈逼老子玩传奇的时候,双烈火直接秒法师,我日死暴雪,我日死狗城!”

后来张S就练了个法师。

我和张S分道扬镳在正式收费后,因为一直很垂涎NE妹子的身段所以去了另一个服务器转投联盟(顺,我很喜欢春丽的腿),而张S在顺利抵达60级后也成为了服务器某大公会的二团RL。

张S的团可以FARM熔火之心后就开始有空出来走走,因为是旧识,所以经常出去喝酒,不过一到8点半张S必须准时回家参加公会活动,隔着堵墙都能听到他对 着麦指点江山。喝酒的时候张S显得很忧郁,的确,一个正常男性,在这个年纪还是处男的话一般都会忧郁。有时他会说起几个妹妹,当然都是以前玩《传奇》时认 的妹妹。《传奇》有个挺奇怪的现象,沙城城主会有好几个老婆,红名老大却只能有好几个妹妹。张S感叹岁月催人老,然后又聊到狗书换初夜,说数据贬值,现在 多么牛逼的武器装备,也只能骗到二手妹子。其实我并不认为这是网游环境变好了,只是单纯因为改革开放了,处女变少了而已。初夜都献给玩《传奇》时代了,于 是游戏女青年们便化质为量,市场上出现了大鸟换一晚,蛋刀陪一月之类的批发。

当然张S脱处的时候TBC还没有开,张S的团刚刚打穿耐法而已,耐法很争气,掉了武器,至于是法杖还是菠萝锤我不记得了,总之第二天就有个MM住进了张S 的房间。那MM是个南京人,性格很是泼辣,是张S团里的候补牧师,不过和张S同居后就成了团长夫人兼主力治疗兼记分员兼装备分配员等等。

那时我的团前赴后继地在熔火之心团扑,我泪流满面语不成声扼腕叹息情何以堪。

张S的牧师女朋友跟了张S很久,直到张S被连连盗号无法恢复后才人间蒸发。还记得那MM蒸发前几天的晚上,张S和她大吵一架,似乎因为账号无法恢复,那 MM开始撒气。张S和那MM吵得很响,隔壁的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爽。最后,那MM一个发飙,拽起张S的万元机便往楼下丢。伴随着一声惨叫,万元机分崩 离析,当然,张S是个重感情的人,并没有为万元机的垮掉而苦恼。张S苦恼的是那一声惨叫,因为那声惨叫来自于一条狗,这条狗似乎是张S他们学校另一个系的 大混混的爱犬。狗被扁扁得压在万元机下,样子十分凄惨。

顺便一提,张S住在12楼。

有条狗叫海伦。

其实这条狗叫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我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它已经死了,当时刘栋梁抱着海伦,抚尸大哭。

“HELEN你怎么了,HELEN你不能死啊!”刘栋梁矫情地摇晃着那被压扁的狗尸,场面甚为重口。摇了10来分钟,兴许是摇累了,刘栋梁扔下狗尸,脱离了马锦涛状态,指着正在收拾凶器的张S道:“你哪个学校的,为什么杀死HELEN?”

张S很苦恼,因为刘栋梁是他们学校的混混,而且不是小混混,而是混混中的栋梁——这也就意味着张S应该会被打,然后还得赔钱。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切不是在学校发生的, 当时刘栋梁只有一个人,而张S这边有我在一起,所以其实这事理论上很好解决,花点钱消灾也就没事了。

我认为张S会掏钱了事,而张S当时已经把手伸进口袋里准备掏钱包了,对面刘栋梁也没有什么攻击型姿势,我想他应该也是这么想,三人既然达成共识,那便是一个可喜可贺的结局了吧。

结果楼上突然伸出了许多脑袋,开始杂七杂八地对我们进行围观,一边围观一边开始点评。

“我草?那草狗遭天谴了?”5楼一妹子问。

“不系,好象系有高空坠物砸洗的。”那妹子隔壁的窗户的胖子回答道。

“恁果高空坠物,分明是拉果黑衣冷,拉桌拉国破机箱对捉拉狗日滴一靠,靠死滴。”9楼的一瘦汉赶紧纠正。

“空手击毙猛犬,大故梨好流必啊!”4楼一个南京姑娘对着张S竖起了拇指。

“壮士威武!壮士我支持你和那流氓对掐!干死丫挺的!”不知道是哪个窗户的哥们吼了一声。

“干死他,干死他,干死他!”许多窗户纷纷符合,也不知道是支持张S干死刘栋梁还是支持刘栋梁干死张S,不过我想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群众们喜闻乐见的。楼上的窗户开始纷纷往下丢物什,还以为是掷钱下注,仔细一看,都是些果皮纸屑。

“这个畜生,白天不叫晚上叫,到处拉屎,素质太差,我早就想干掉它了!”窗户们的话题渐渐开始转变,群众们开始忆苦思甜马后炮,楼下的张S脸色越来越差。

“小子,你逃不了,等老子找弟兄们来,打断你的狗腿!”这句话是刘栋梁说的,说完他就提起那四条狗腿都断了的海伦消失在灯火阑珊处。

战略紧急会议召开在海伦死后的第三天,由于身为WOW某工会2团团长的张S的万元电脑从高空坠落损坏无法上线,所以此团暂停活动。同样因为张S的万元电脑 从高空坠落碰巧砸死草狗一条,导致狗主人扬言要打击报复,所以张S召集了同一个系一起玩WOW的同学们进行商议,是否对狗主人刘栋梁发动反围剿。

奇怪的是,并不是同一个学校的我为什么也会参加这个会议。

张S完全没有了当团长时的王霸之气,抱着脑袋坐在床上喃喃着“我爸都没打过我”之类的话。当然,张S他爹很久以前就是个网魔斗士,张S这么歪曲历史可能是为了树立自己在团队中的形象。

盗贼队长见团长如此忧伤,便主动出谋献策道:“老张,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刘栋梁发动奇袭。不能让他主动来打我们,我们主动出击,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从后面推倒他们,打击他们的信心,让他们彻底瓦解。”

身位副团长的骑士队长提出了不同的意见:“XX(盗贼队长游戏中的ID)你这样不行,你这样反而容易引起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把一场战斗变成一场战役,吃亏的还是我们,我们的职业是打魔兽,打架这种事我们不专业啊!”

张S见副团长神情淡定,似是成竹在胸,利马点首频频,赞道:“还是老Y(副团长游戏中的ID)沉得住气,莫非已有良策?”

副团长微微一笑道:“敌众我寡,敌暗我明,敌人是专业的我们是业余的,所以,我们无疑是处绝对劣势的。那么既然我们在数量和质量上吃亏,那就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并且想办法回避数量上的劣势,争取抗住敌人第一波攻击,敌人一攻不下,自然会知难而退。”

张S听得神情气爽,拍手大笑:“好好好,老Y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

副团长也是哈哈一小,一推眼镜,说道:“我们现在有6个人……”

我数了数,然后指着我自己问道:“我也算?”

副团长咳嗽一声道:“恩……”然后又推了推眼镜,“我们制作5面大旗子,以壮声势,然后让老张和那刘栋梁单挑。”

张S听完跳了起来:“我草你妈,我死了你就可以当团长了是吧!”

刘栋梁下战书的日子是海伦死后的第7天,想不到刘栋梁对海伦的感情这么深厚,做完头七才重出江湖。随着决战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张S终于决定采纳副团长的计划,于是准备工作也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这是第二次反围剿战略紧急会议,大家开始讨论战备事宜。

“旗子怎么做,要多大规格啊?”依旧是盗贼队长先开口。

“旗子不用很精细,但是一定要大,要有气势。”副团长说道。

“那样式呢?”盗贼队长接着问。

“那个,你们觉得日本战国的那种旗子怎么样,我觉得挺漂亮的。”我弱弱地问,其实我一直很想做这样的旗子。

“我草,你这个汉奸!”盗贼队长看来是个爱国青年,霍地站起来指着我怒道,“日本人的旗子有什么好?”

一直没开过口的法师队长拉住盗贼队长说:“算了算了,别在这吵,你看魔兽里剑圣背后的旗子怎么样?我觉得还不错”

盗贼队长听罢,摸了摸下巴说:“恩,那还不错。”

“对了,要不要带上鼓?”同样一直没开过口的德鲁依问道。见群众们还在讨论旗子上写什么字好,完全没有人理他的样子,便不再说话。

最后,我还是决定我的旗子上不写字,万一到时候势头不对,我还可以拿着旗子为刘栋梁加油。

决战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刘栋梁带的人并不多,也就10来个,不过手里都有家伙,不是板砖就是棍子,很是吓人。副团长走上前去,一扶眼镜朗声道:“刘 栋梁听着!今天我们是为了解决争端而来……”然后一抬手,后面哗哗举起三面大旗子,左一面上书“拳打仗势恶獒”,右一面上书“脚踩X大栋梁”,中间一面没 有字,那是我的。由于材料不够,所以只赶制了三面大旗,造型和导游们的小旗一般无二,只是尺寸大了许多,和剑圣完全扯不上关系。

副团长见对方似乎有被大旗吓到,非常得意,笑道:“刘栋梁,今天我们张S要跟你单挑!”

“单挑?挑你妹!老子花了一顿饭钱才把弟兄们请来,打打打!都给我打!”刘栋梁说罢一板砖飞向副团长,副团长惨叫一声,捂着脸在地上打滚,边滚边嚷嚷:“刘栋梁,你不讲道义!”

刘栋梁一手抓着盗贼队长的头发说道:“道义你妹,你当老子是黑社会啊?”

我当时很想澄清我并不是他们学校的,我只是个挥旗子凑数的。但是刘栋梁一伙人完全不给我叛变的机会,疯狂地进行无差别攻击,我只好拿起手中的旗子进行反击。

打架的后果很惨烈,我方全灭,对方也扑了三四个人。张S伤愈后买了一台电脑重新开始WOW生活,某天他告诉我刘栋梁也在他们团,已经可以FARM格鲁尔了。

我想最悲剧的人应该是我,在那次打架活动后,我吃到了一张警告处分。原因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外教在第二天拿着一张我手持大旗与混混搏斗的照片对我们副院长说他拍到了CHINESE KUNGFU。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